当前位置: 首页 农科要闻

特色作物“加盟”良种攻关

发布时间:2018-04-25 02:30:0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中国农业信息网  浏览次数:
分享

  ■选择马铃薯、油菜、花生等10个特色作物

  ■充分借鉴四大作物攻关经验,以产业需求为导向

  ■目标着眼于选育国际一流品种,打造世界知名品牌

  近日,农业农村部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今年国家良种重大科研联合攻关重点工作。据了解,今年良种攻关的重大变化在于计划选择马铃薯、油菜、花生、甘蔗、甘薯、西蓝花、青梗菜、香蕉、火龙果、食用菌10个特色作物开展联合攻关。

  自2014年起逐步开展的四大作物良种联合攻关,在科研的体制机制上进行了大幅度创新,为四大作物的品种创新提供了重要支撑。与此同时,许多特色作物领域的专家也意识到,有必要将联合攻关模式引入到特色作物发展当中。因此,此次提出开展特色作物良种攻关,一项重要的内容就是要充分借鉴四大作物联合攻关的成功经验。在本次会议上,来自十种特色作物领域的专家针对如何开展良种攻关进行了充分讨论。

  市场需求为导向

  在四大作物良种攻关当中,一大成功经验就是将品种创新的目标牢牢锁定在市场,市场急需的品种就是攻关目标,进而涌现出了一大批以节水抗旱小麦、高油大豆、优质水稻等为代表的深受市场欢迎的新品种。

  与四大作物相比,特色作物品种创新的方向问题更加复杂。一方面,特色作物种类众多,每种作物所面临的问题不尽相同,相互之间能够直接借鉴的方法不多;另一方面,特色作物往往具有较强的地域性,不同地区的市场需求又呈现出不同特点。这无疑对特色作物良种攻关的方向提出了更高要求。

  “对于油菜来说,目前急需具有适宜机械化、粮油兼丰、综合抗性高等特点的新品种。”在谈到产业需求的直接问题时,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周永明表示。周永明认为,油菜良种攻关需要着重改良油菜新品种的资源高效利用性状,并提高含油量与营养品质,确立市场化明确的攻关目标。

  “花生领域目前虽然出现了一些符合市场需要和绿色发展要求的抗逆、节肥、省药品种,但整个产业对这一问题的认识还是不足。”在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董文召看来,花生开展联合攻关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确立一个具体的攻关目标,而是要把市场需求这一意识牢牢植入产业的每一环中。

  中国科学院甘蔗研究中心主任李杨瑞提出的观点则更加直接,他认为,应该将加工企业也就是糖厂纳入到甘蔗联合体,直接参与品种创新方向的确定当中。“糖厂作为市场动态最直接的接收者,对于联合攻关有着重要的意义,应该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踊跃参与育种和区试。”李杨瑞表示。

  打造国际一流品种

  在本次会议上,农业农村部明确提出,特色作物良种攻关的起点要高,要着眼于选育国际一流品种,打造世界知名品牌。可以说,特色作物良种攻关,瞄准的正是特色作物品种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随着我国种业近年来的发展,国产品种已经在市场上唱起了主角,但是,真正能在国际市场上具备竞争力的品种还不多,特别是在一些特色作物领域,国产品种仍然处于发展阶段。

  “我国的西蓝花研究起步较晚,技术相对落后,国产品种的市场占有率仅为5%,这也是西蓝花良种攻关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浙江省农业科学院蔬菜研究所所长李国景表示。李国景建议,西蓝花攻关的第一步应该直接对标国外优质品种,培育出2个年推广面积在5万亩以上的优质新品种,将国产品种的市场占有率提高到20%以上。

  与西蓝花不同,青梗菜的国产品种占有率能够达到80%-90%,但是,不少青梗菜企业还是有一些迫切需求。“作为企业,我们的育种创新积极性很强,也想打造出国际一流的青梗菜品种,但是一般的企业在传统育种技术上存在短板,需要科研单位的大力支持。”在福建金品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洪龙看来,开展良种攻关,能够将科研单位的雄厚实力与企业的科研热情有效结合,大幅提高品种创新效率。

  “想要育成国际一流品种,就必须创制一批优异种质,实现产业集群效应。”中国农业科学院资源区划所食用菌产业科技研究室主任张金霞认为,联合攻关能够通过产业内部的资源整合,解决食用菌产业目前在规模化和创新技术方面的落后局面,进而为推出大品种提供可能。

  科研体系建设是重点

  区别于简单的联合,良种攻关探讨的是如何在品种创新的体制机制上建立起行之有效的长远模式。从四大作物良种攻关的经验不难看出,打造政产学研紧密结合的科研模式,探索商业化育种平台建设,是科研机制升级的有效方式。针对今年即将着手实施的特色作物良种攻关,农业农村部明确要求,要解决特色作物领域科研与生产“两张皮”难题,形成高通量流水线育种体系,完善成果共享机制。

  “对于起步较晚的火龙果育种来说,科研机制创新尤为重要。”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所长陈业渊表示。与其他一些作物一样,我国的火龙果研究基础相对薄弱,仅靠一两家单位,很难有效完成早晚熟品种、保鲜技术等研究。陈业渊认为,应当借联合攻关开展的契机,建立火龙果产业联合协作网络,促进各研究机构之间的交流。

  不仅仅是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在相对成熟的“政产学研用”体系当中,“用”的作用也很重要。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易干军认为,香蕉攻关组不仅要把种苗企业吸收进来,更要把加工企业纳入其中,展开深度合作。“科研单位以成果入股,参与产业分红,加工企业直面市场竞争,积极与国际接轨,进而实现真正的‘产学研用’一体化。”易干军表示。

  对于怎样具体建设科研体系,马铃薯专家、河北省张家口市农业科学院研究员马恢提出了更加具体的建议:“要从种质创制、技术创新、测试体系、展示体系、质量体系等全环节入手,以联合攻关为基础,打造完善的马铃薯科研体系。”

  “开展特色作物联合攻关,不仅仅是将企业加入进来开展科研与生产示范,更要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实现深度融合,开创资源共享利益均沾的科研新局面。”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评论已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