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农科要闻

“厕所革命”改善农民生活品质 山东重庆农村厕所治理工作综述

发布时间:2018-08-28 02:30:0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中国农业信息网  浏览次数:
分享

  当下,城里人到农村,或进城者返乡,若问有哪些方面不适应?绝大多数会答,如厕难!的确,挖个土坑摆块砖,猪圈相连臭熏天,这是不少农村“土茅房”的真实写照。

  在山东省鱼台县谷亭街道蒋庄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13年的蒋召赞的说法很有代表性:“城里人回农村,上厕所是难题,味道难闻不说,蚊子苍蝇绕来绕去,真成了个熬人的事儿。要我说,这厕所是咱农村的最大短板,厕所改不好,就称不上建成美丽乡村。”

  小厕所,大民生。在今年发出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中,重点提出推进农村厕所粪污治理,合理选择改厕模式,推进厕所革命。由此,一场改厕行动在全国各地农村普遍展开,中央、省、县、乡形成“四级合力”,让农民“少花钱甚至不花钱”用上卫生厕所。同时,改厕改厨改水相结合,建立管护运行机制,开展厕所粪污资源化利用等探索,也在不少地方先行先试、落地开花。

  制定标准,落实经费,让农民“少花钱甚至不花钱”

  根据《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要求,东部地区、中西部城市近郊区以及其他环境容量较小地区村庄,要加快推进厕所建设、改造和粪污治理。其他地区按照群众接受、经济适用、维护方便、不污染公共水体的要求,普及不同水平的卫生厕所。引导农村新建住房配建无害化卫生厕所,人口规模较大村庄配建公共厕所。加强改厕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有效衔接,将厕所粪污、畜禽养殖废弃物一并处理并资源化利用。

  作为全国最早的试点省份之一,山东于2015年开始试点,到2016年全面启动,截至目前已累计改厕931.5万户,并提出到今年底基本完成全省农村改厕任务。

  在推进过程中,山东坚持几项原则:一是试点先行。根据不同经济条件、不同生产生活方式、不同地形地貌开展试点,在改厕节奏、施工方式、资金投入等方面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改厕经验。二是严控标准。首创厕具产品、施工验收、使用维护等4个地方标准,初步形成具有山东特色的农村改厕地方标准体系,把好农村厕所改造质量关口。三是保障投入。建立由省直12个部门单位参与的农村改厕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省市县各级财政对一般农户每户补助900元,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每户补助1000元。

  在重庆,今年出台了《重庆市厕所革命(2018-2020年)实施方案》《重庆市农村卫生厕所改造建设三年规划和年度实施计划》《重庆市旅游厕所建设管理新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等政策,坚持整合资金、科学选厕、完善标准、分类推进,到目前已累计改厕420万户,卫生厕所普及率为68%。

  建是基础,管是关键,健全维修、清运、处理三体系

  来到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半程镇范家村村民范敬安家整洁有序、绿意盎然的庭院,走进位于庭院东南角的厕所,记者看到的是齐整的白色瓷砖、干净的水冲式马桶、现代化的淋浴房和院墙外的三格式化粪池。“改厕时,咱就只负责选好地址,把坑挖好,剩下的事儿都是镇上选的工程队干。改完厕后,咱家里的卫生死角没了,镇上专门成立了服务公司管着维修,还每季度来清运一回,蚊蝇比以前少了很多。”范敬安欣喜地诉说着变化。

  据临沂下发的《关于加快建立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后续管护长效机制的实施意见》,要求按照有场所、有牌子、有车辆、有人员、有电话、有制度、有经费、有配件专柜、有活动记录、有粪污利用的“十有”建设标准,建立起覆盖全部改厕农户的管护服务组织,建立农村无害化卫生厕所配件供应、检查维护、粪污清运处理、资源利用体系。

  在胶州市李哥庄镇纪家庄村,村党支部书记王兴迁介绍,村里改厨改水改厕一起推进,建起了污水处理厂,厕所里的脏臭水经过三格式化粪池沉淀发酵后,就与生活污水一起进入村子污水处理站进行无害化处理,再排出来的水作为景观用水、绿化灌溉、养鱼养荷都没问题。“你看,这就是咱村利用污水处理厂排出来的水建设的荷塘,多清亮。”王兴迁说。

  纪家庄村的处理模式,是胶州市提倡的“单户改厕、集中处理”模式。此外,还有“粪污直排、集中处理”模式,主要针对城中村和距离主城区、镇驻地较近的村,直接通过地下污水管网进入城镇污水处理厂。对于偏远村,则主要推行“单户改厕、专业抽取”模式。

  建是基础,管是关键。对农村来说,在当前的经济条件下,每户投入千元钱建厕所不是问题,如何克服点多面广的实际情况,建立管护运行机制更是重中之重。对此,山东的做法是,把“管”放在突出位置,出台了农村改厕建设管理指导意见,建设完善维修服务、清运服务、利用处理3个体系,系统解决改厕后续管护问题。

  变废为宝,综合利用,“小改厕”撬动村庄大发展

  在重庆市南川区大观镇金龙村,村民朱现华说,改厕以后,不仅庭院变干净了,村庄变美了,村里还把厕所粪肥和养殖废弃物一起加工利用,变成了庄稼最喜欢的有机肥,村里打响了绿色蔬菜品牌,实现了变肥为宝。

  “环境好了,风景靓了,咱大观镇好几个村纷纷搞起了乡村旅游。如今,大观镇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强镇。2017年实现乡村旅游总收入超10亿元。”大观镇党委副书记王华说。

  类似的故事,在山东省昌乐县庵上湖村也有发生。“抓住农村改厕的机遇,除了抓好每家每户的改厕外,还重点抓了公共厕所、农家乐标准化厨卫和污水处理厂建设,破解了村里发展乡村旅游的一大瓶颈。”村党支部书记赵继斌说,“今年上半年,村庄接待游客4.8万人次,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采访发现,抓住农村改厕机遇,在人口较多村或发展乡村旅游村,配套建设高标准公共厕所,推进厕所粪污、畜禽养殖废弃物一并处理并资源化利用等,已成为全国各地的普遍探索。不少村庄通过高标准推进农村改厕,补上了美丽乡村建设的最大短板不说,还发展起了生态农业、观光农业,达到了村庄变美、村民变富的多重效果。

  在重庆,以农村学校、卫生站所、便民服务中心、交通集散点和旅游线路沿线等人口较集中的公共区域为重点,今年要新建和改扩建厕所1298座,到2020年确保每个行政村都有1座无害化公厕。

  

评论已有 0